当前位置:课程改革 » 义教课改 » 正文

教育空间怎么成为课程

作者:李振村      来源: 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 2015-06-25 14:54:51

1美国之行的启发:生活即学习,学习即生活

2009年,我曾到纽约一所私立小学考察。这次考察,颠覆了我几十年教育生涯建立起来的关于教室的概念。因为,这所小学的一间间教室简直就像一所所“微型学校”:图书、实验仪器、乐高玩具、衣物收纳箱、洗手盆等一应俱全,一个角落铺着一块漂亮的带卡通图案的地毯,另一个角落居然还放着一台微波炉,教室的门口安装着一台按压式直饮机,不时有孩子上课期间走到门口弯下腰到直饮机前喝水。

教室里放置图书是可以理解的,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跟学习似乎“无关”的东西?当我提出这个疑问时,老师回答:为了方便孩子生活。那么,教室不是孩子们学习的场所吗?我仍感困惑。对方答曰:对小学生而言,生活即学习,学习即生活。

到了上科学课的时候,只见孩子们每人带了一些器具,哗啦啦跟着老师走出校园,穿过马路,走到学校对面的一个很大的公园里,开始分小组观察植物。老师告诉我,凡是跟植物相关的课程,他们很少在教室里上,大多是在这个林木葱茏、生态极为丰富的公园里完成的。所以这所学校的科学课成了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该校的毕业生居然有很多走上了植物学的研究道路。

还有一次,我在纽约的美国现当代艺术中心(MoMa)参观,看到了一个场景:一群少年,围坐在一辆倒立的自行车前热烈地讨论着什么。我好奇地凑到近前,原来是一群初中生在上一节装置艺术课。等到这群学生上课结束,我向那位带队的老师询问:这到底是一次参观活动还是教学活动?他认真地回答我:“这是场馆课程!”

见我不明白,他耐心解释:所谓场馆课程,就是利用社会上的各种专业场馆来展开相关内容的教学。“这和带领学生参观有区别吗?”“区别非常大!首先它有系统而明确的课程目标和课程规划;其次它不是课外活动,当然也不是校内课程可有可无的补充,它就是学校课程有机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不过,这个课程实施的地点由校园转移到了更加适合的校园外的场地而已。”

美国之行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其一,当我们的教室越来越像标准化生产车间的时候,美国小学的教室越来越像个性化的温暖的家,在这个温暖舒适的“家”里,集中了尽可能丰富的教育资源,让孩子们触手可及,乐在其中,随时可以展开各种学习和研究。

其二,当我们把孩子严格限定在校园里学习的时候,美国已经把大自然、社区、各种场馆等空间都当作了孩子学习的课堂。这种空间上高度开放的教育,与生活、社会和大自然高度融合,孩子们的学习不再是“与世隔绝”的,而是由此变得生机勃勃、丰富多彩、鸟语花香、情趣盎然。

2校园空间改革,“包班制”先行

2012年,我受北京十一学校李希贵校长的委托,到北京筹建十一学校的第一所小学分校北京亦庄实验小学(以下简称“亦小”)。当时李校长已经和特邀的校园设计师开始了对这所学校校园空间的革命性规划。

我们反复思考:如何最大限度地让校园建筑和各种场地成为课程的一部分,如何最大限度地让每一个物理空间都具有教育价值,如何突破教室和校园的围墙,让社区、大自然和各种场馆也成为亦小“全课程”实施的场地。

于是,我们在已经初具雏形的建筑框架里,把两间教室并作一间,一、二、三年级的教室全部放大到120平米。在这样的教室里,不但实现了把更多的教育资源直接放到孩子身边的目标,而且让教室功能分区成为现实:讨论区、阅读区、实验区、休闲区……

多种分区充分满足了个别化学习的需要。同时因为铺设了地毯,摆上了沙发,放置了漂亮柔软的靠垫,教室里安全、温暖、舒适的气息扑面而来。几乎所有第一次踏进教室的一年级孩子,原本怯生生的眼神,面对这样的教室都立刻迸射出不可抑制的惊喜和激动。

如果仅仅是教室面积增大,仅仅是铺上地毯摆上沙发,而教育理念、课程结构、班级管理和教学方式等不发生变革,再大的面积,再舒服的设施,都有可能沦为“压抑”学生的场所。所以,大教室用来干什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们接下来做的,就是在一、二、三年级实施国内公办小学尚不多见的“包班制”:两位老师包教一个班级,老师的办公桌就设在教室里,老师全天候陪伴在孩子身边。

包班这种管理结构的变化,首先推动了老师学生观的变化。在传统的班级管理制度里,学科老师各人自扫门前雪,上完自己的课就走人,老师眼里只有学科,而没有“人”。老师成了“学科控”,一个个鲜活的个性迥异的孩子变成了学科符号。很少有老师会关心除自己所教学科之外的学生生命的整体完善和发展,也很少有老师能够深入细致地把握孩子在自己所教学科之外的各种状态。

包班就不同了。两位老师与学生朝夕相处,他们能够更深入地观察和发现学生内隐的特质和生命亮点,能够更敏锐地捕捉学生身上细枝末节的各种问题,同时也能够更全面地看待学生的学习和成长,当然也就能够更好地给予孩子及时的帮助。尤其是这种朝夕相处的陪伴,为建立更融洽、和谐的师生关系提供了足够宽广的时空基础。

3让整个教室、整个校园、整个的大自然,都成为孩子学习春天的“教材”

有了“包班制”这样的班级管理结构变革,接下来的课程和教学方式的重建就有了良好的条件:因为是两个老师包班,所有的时空都属于这两个老师,他们就可以按照课程目标,构建属于这间教室的课程,可以把原本被一节节课切碎的时间还给孩子,开展长时段学习,可以自主、自由地安排他们与孩子每天的生活。学科老师走马灯一样的、轮番轰炸式的教学消失之后,师生的生活开始变得从容了。让教育慢下来,终于成为了美妙的现实。

以我们学校刚刚结束的一年级的“发现春天”课程为例。

几乎所有版本的小学国标语文教材都有春天单元,但同时,几乎所有版本的小学国标语文教材也都仅仅是设立一个周的春天单元课程而已:生机勃勃、万物萌动的春天被压缩风干到几篇三四百字的文章或者两三首诗歌里,简短的文本、5天的时光,美好的春天就这样与孩子们迅速擦肩而过。

当然,很多学校会安排春游,但仅仅是“游”而已,这种游与课程本身没有什么关联,孩子感受不到“游”与“学”的关系。

而我们学校的“发现春天”主题课程,因为是包班,因为老师有充分的自主安排课程的权利,春天课程的实施被拉长到一个多月。在一年级,持续一个月的春天课程中,教室里始终“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花盆里的、画布上的,还有用园艺工人剪下来的树枝手工粘贴的花枝。这时候,空间就成了春天本身。而15首春天的诗歌、15本春天的绘本、8篇春天的文章、6首春天的歌曲、3个春天的戏剧表演……

当然,最重要的还有每周至少3次的到校园里或者校园外对春天的观察、记录,让春天融化在了孩子的生活里、生命里。最终,每个孩子都拥有了一本自己手绘的春天的书,里面是孩子们一个月的关于春天的写绘作品。老师到印刷厂帮孩子们装订成册,教室里铺上红地毯,举行隆重的春天作品发布仪式。伴随着夏天的到来,春天课程才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在这段旅程中,孩子们的学习始终就在真实的春天里,自始至终都有春天的伴随。空间不再是单纯的物理存在,而真正成为了课程本身。

孩子不再是对着一本薄薄的教材研究春天,不再是阅读几篇干巴巴的诗文认识春天,整个教室、整个校园、整个的大自然,都成了孩子学习春天的“教材”。因为他们感受到春天无处不在,所以才能写下这样美妙的诗句:“我来了,春天就来了。”


文章来源:《人民教育》杂志2015年第12期

作者简介: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校长、《当代教育家》杂志总编辑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评论列表(0

浙ICP备11052527    主办: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
技术支持:浙江省教育技术中心、北京国之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71-88858058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学院路35号浙江教育综合大楼

返回旧版 | | 帮助中心